打开APP,全本阅读

打开
A+ A-
A+ A-


安小海痛得浑身冷汗直冒,可还是拼尽全力控制着自己的呼吸与身体。

想要摆脱今夜的绝境,就不能惊动任何人。

安小海现在所处的是监舍中便池的位置,为了保留可怜的一点个人隐私,这里砌了一道矮墙。安小海就是在熄灯后,被刘俊拖到这里打断了两根肋骨。

安小海用手扒着矮墙,探头往外看了看。监舍中很安静,除了轻微的呼噜声,再听不到任何声响。

监舍中一字排开摆了6张床:

最靠近门口的一张床是吴观海的。

吴观海30来岁,从外表看就像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,可安小海知道,这个吴观海一点都不简单,他才是这间牢房中真正的老大;

第2张床就是刘俊的。

刘俊,二十七八岁,生得膀大腰圆,凶神恶煞。据说是外面一个叫云哥的人的头号打手,这次之所以会进来,就是因为在外面将人打成了残疾;

第3张床是刘江的。

刘江30岁上下,冷冰冰的,很少惹事,但也没人敢惹他,包括监狱警在内,他的身份非常神秘;

第4张床是王步来的。

王步来年纪不大,个子很小,不到1米6,看上去就像是个初中生,但这一点儿也不妨碍他为非作歹,据说在外面,他还是一个小帮派的头目;

第5张床是彭元贵的。

彭元贵,25岁,沙头角村人。整个人都是畏畏缩缩的,让人看了就忍不住想要欺负他一下,同监舍的人对他都是呼来喝去的,他也一直在逆来顺受。

安小海心中明白,彭元贵绝不是表面上看起来这么软弱,只有当他低下头时,眼中才会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暴戾神色。

当然,真正软弱的人也不可能出现在这间牢房里。

安小海能看到彭元贵暴戾的眼神。是因为他经常都被人打倒在地。视线比较低。

别的人都可以先不管,要摆脱今夜的绝境,一定要搞定的就是睡在第2床的刘俊!

安小海抬头看了看头顶铁窗外的月色,估摸着大约是凌晨一两点钟,他大约还有两个多小时的时间。

安小海记得很清楚,刘俊用牙刷捅他的时候,大约是在凌晨,4:30到5点之间。

这个时间很好推算。

安小海本来就已经被刘俊打得奄奄一息,他被捅了后根本无力挣扎,在原地惨哼了半个多小时,直到起床时才被狱警发现并送到了医院。

怎么办?!

安小海脑海中闪过许多念头。

现在去叫狱警肯定是行不通的,只要安小海一开口,狱警还没来之前,刘俊就有足够的时间收拾他。

更何况事情还没有发生,就算狱警及时到了,并以肋骨上的伤势将安小海带离监舍就医,但这样只是延缓了受伤害的时间而已,回来以后可能会更惨。

更要命的是,这样一来,无异是在提醒那个幕后黑手,自己已经察觉到他了。

找同监舍的狱友帮忙?不可能,如果这些人肯帮他,就不可能任由他在便池边惨哼那么久。

反杀?可能吗?有可能,必须有可能!

安小海的眼神闪烁得飞快,俗话说否极泰来,达到极致的绝境,其中往往会蕴含着种希望!

很快,安小海眼神一凝,必须反杀,这是所有选择中的最优解!

不过,如果等到刘俊起来时再反抗,肯定就没机会了,但现在,还有机会!

安小海收回盯着刘俊的目光,挪动身体靠在了墙上,闭上双眼开始尝试恢复体力,脑子也飞快运转起来。

要想反杀刘俊并不简单。

以安小海现在的状况,正面硬刚肯定不现实,唯一的机会就是趁着刘俊现在还在熟睡之中,进行反杀,并让他彻底丧失行动能力。

想要做到这一点,同样也不容易,但是,如果能找到刘俊捅自己的那把牙刷,一切或许就会有转机!

安小海开始回忆30年前,这个夜晚所发生的一切。

安小海被捅得那么严重,监狱肯定是要调查的,后来通报的调查结果是:安小海和刘俊因为睡觉打呼的原因产生了口角,进而导致肢体冲突。

打斗中,刘俊倒地,无意间看到了吴观海的床板底下藏着一把牙刷,于是便随手抓了过来,刺进了安小海的身体。

所以那把牙刷吴观海的!

至于吴观海为什么要把它磨得这么锋利,吴观海的解释是为了防身。

打架斗殴,私藏利器,这在满是重刑犯的狱中司空见惯。刘俊和吴观海虽然都受到了惩罚,但并不严重,以至于后来他们俩出狱甚至比安小海还要早得多。

这些说法虽然听起来荒唐可笑,可狱方就是这么认定的。

在大部分狱警眼中,反正这里关着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,如果不消停,死了就死了,没什么大不了的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能早点结案就早点结案。

那把牙刷现在应该是在吴观海的床板下面藏着!

安小海睁开双眼。

虽然无法确定这个说法是否准确,但这已经是安小海最后的机会了。

安小海不敢耽误太多时间,谁也不敢肯定刘俊现在的状态,这家伙随时都有可能暴起伤人。

得加紧了。

安小海找了一个尽量不触及右侧肋骨的姿势,慢慢从便池的矮墙内部,小心翼翼的挪了出去。

极度的紧张让安小海全身都在微微发抖,肋骨断裂的疼痛似乎减轻了不少,安小海明白,这是体内的内啡肽发挥了作用。

安小海爬出便池位置,绕过了自己和彭元贵的床铺,钻进了王步来的床下。

铁床的阴影笼罩,给安小海带来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安全感,这让安小海紧张的心情平复了少许。

似乎没有人觉察到安小海的动作,监舍中仍然一片死寂,就连此起彼伏的呼噜声都一下子消失得一干二净。

安小海寒毛倒竖!

睡觉打呼噜的是彭元贵和王步来,呼噜声突然停止也是正常的,但两个人的呼噜声突然同时停止,那就有些不正常了!

安小海屏住呼吸,等待着呼噜声再一次响起。

也许就是那么一小会儿,但安小海感觉像是过了一个世纪。彭元贵的呼噜声终于再次传来,但头顶上的王步来仍然安静得要命。

王步来应该是已经醒了,他也感觉到安小海已经爬到了他的床铺下,在不能确定安小海目的的前提下,王步来没法不紧张。

安小海呼出一口气,开始向着隔壁刘俊的床铺下爬了过去。

想让王步来放松警惕,唯一的办法就是赶紧告诉对方自己对他没有恶意。

安小海这是在赌,赌王步来跟刘俊他们不是一伙儿的。

安小海赌对了,当他进入到刘俊的床铺下时,王步来轻微的呼噜声又开始响了起来。

安小海闭上眼,深呼吸了几口气,第一关算是过去了!

等到安小海再次睁开眼,那把毁了他一生的牙刷,赫然出现在了视线之中!

它根本不在吴观海在床板下,它在刘俊的床板底下!就在靠近枕头的位置,只要刘俊一伸手就能够到!

小说《重生1993,暗海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全文阅读>>
  1. 上一章
  2. 目录
  3. 继续阅读